一位肺癌晚期母亲的“自我了断”

头条新闻 A+ A-  2017-09-30

  (一)

  戴金秀一米四九的小个子,老家在江西南昌,女儿在温州做生意。她白天常去位于温州中心城区的华盖山公园跳交谊舞,女跳男步,与众不同,舞步也有张有弛,一看就有底子。

  林华68岁了,比戴小两岁,想学男步,又想找个单纯点的人学——如果找个男人学,搂搂抱抱,容易招致流言蜚语。她和戴金秀倒是一拍即合了。

  戴金秀怕作为本地人的林华瞧不上她,不太会跟她说起拮据的状况。她极为节俭,自己在华盖山下淘五块、十块的衣服。

跟她俩一起玩的陈美莲今年57岁,老家在湖南,比较有乐感,舞跳得轻盈。同是异乡人,戴金秀跟陈美莲常结伴而行。

  3月的一天,阳光正好,戴金秀带着陈美莲上松台山跳舞。爬到半山,戴咳嗽了一阵,突然吐了两口猩红色的块状物,“不像是气管里的血,她那么聪明,肯定知道”,陈美莲说。

  好多舞友见状,劝戴金秀的女儿带她做一次身体检查。

  被女儿问起时,戴金秀故作镇定,“没有这回事,她们瞎编的。我不用去做检查!”女儿感觉再问,母亲会生气,就缩了回去。

  戴金秀心里清楚得很。过去早上七点买完菜,提着菜到华盖山,跳舞到近十点往家里赶,一天劲很足。今年年头却感觉到一动弹背后就一阵阵发虚汗,得垫一块毛巾在背后。

  咳血也不止一次。陈美莲和林华先后旁敲侧击建议她去做个全面检查,她就敷衍地去个小诊所,看完出来说,“没毛病,挺好的”。

  三月底一个下午,戴金秀打电话给陈美莲,约她在公园见面,说想早点离开温州回老家南昌,正好也能赶上清明节,给15年前故去的丈夫扫墓。

  “妹子,你啥时候回去?我想早点走。”

  “我四月回去。”

  “那我也四月走。”

  说到这里,戴金秀又忍不住跟陈美莲坦白,“如果回去(回南昌)真查出来是什么坏毛病,我自己解决掉。”4月8日,陈美莲离开温州回老家湖南常德,之后她再也没能打通戴金秀的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