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肺癌晚期母亲的“自我了断”

头条新闻 A+ A-  2017-09-30

  戴金秀失踪了。

  这是她得知自己肺癌晚期之后的第四个月。医生预判,如果不用抗癌的靶向药,她的生命只剩三到六个月。她没有用药,选择消极治疗。

  8月初,戴金秀刚从上海的小儿子家搬来温州,与女儿涂凌宇一起居住。

  16日上午,母女俩去中医馆看病,出门前,戴金秀磨蹭了一会,选了一身长袖的橘红T恤,碎花小脚裤,黑色布鞋穿上。

  后来,她先从医馆离开,说去公园看戏。中午,涂凌宇回到家不见母亲,发现她留下一封诀别书,让儿女不要找她。

  母亲出门时没带手机,刚从老家南昌寄来的60粒安眠药也不翼而飞了。天气灼热,涂凌宇有种不祥的预感,赶忙通知在南昌的大哥涂震宇和在上海的弟弟涂欢宇。